花开二季,花落谁家

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12/11/07
谁都看得出来,年轻漂亮的胡邈浅爱死了小她两岁的全涯。从她进公司的第一天起便瞬间被幽默风趣、油嘴滑舌的全涯给吸了魂去。于是,天生沉默寡言的她鼓足了勇气,使出浑身解数,主动攀谈讨欢心。很顺利的,或者说是很自然的,两人很快十指相扣。一个月后,胡邈浅兴奋的哼着小曲,乐颠颠地拾行李,笑意盈盈的站在了门外。
 
全涯是何许人也?乃是公司车间的领班,身材颀长,虽称不上帅气,却有着黝黑皮肤的脸庞。微笑的时候,像极了《风云》里的段浪,嘴角既斜又邪,女生最爱的痞子味。在几千人公司相貌与才能并不出众的他却偷走无数女生的芳心,甚者为其纹上他的名字在胸口,不惜轮为月光族,花上一大笔钱妆点自己,只为悦己者容。
 
普普通通的全涯究竟有什么魅力,令众多女生倾心?原因很简单,他的身上聚集了大部分女子所钟爱的特点。他会让你原来很沉闷很糟糕的心情不出五分钟便烟消云散,阔然开朗,且从不开口问及其心事,这便是他的高明之处。
                 
有句话说得好,人无完人,纵使伟人也不可能十全十美。偏偏属于全涯的不完美是致命的。男人的坏习惯他占了大一半,抽烟抽到侧边的牙齿成了褐色,好在是品牌货,再凶的后果也不至于像乡下老汉一边咳嗽一边吐痰。且他吸烟的姿势好看极了,时常会出其不意朝她耳边吐烟圈,诱惑、暖昧极了。
 
酒于他而言,更是千杯下肚面不改色,可谓海量。纵然如此,健壮的身子骨依旧抵挡不住酒精的袭击,常常是被胃痛折磨得十天半月踏进医院的门槛。照理说,这样的男人最多让女生迷恋,会有脸红心跳的征兆。可苦瓜虽苦,哪怕你宁愿绝食,却总有那么多人喜爱。比如,胡邈浅就是其中一人,她心疼他的胃,他的肺,往往会因为看到他皱眉的样子便会急得掉眼泪。
 
只是胡邈浅对他的恨不亚于那份沉甸甸的爱,通常不爱自己的男人,待身边人亦是薄情寡义。比如:在公司被公认的美女胡邈浅,轻而易举的被全涯夺去了初吻初夜。纯情天真的她当然不是被他的钱收买,只是败在了那张沾了蜜的嘴上。相反的是,胡邈浅还得省吃俭用,供养着这个男人,以此维持这段不是爱情的感情。
 
起初,他们彼此交往不深之时,他只是半开玩笑,故作赖皮状要求胡邈浅请喝饮料什么的。胡邈浅便以为是间接的暗示,乐呵呵的应允。直到后来,不经意知晓他找公司女员工谈了很久的话,打听过后方知,原来全涯是厚着脸皮向对方借钱。她不以为然,心想:人总有困难的时候,于是她借朋友之名伸出了援助之手。这件偷梁换柱的事当然瞒不过聪明如他的全涯,很快,全涯与她走得越来越近,与此同时,她援助的次数也就愈来愈多。
 
直到频率的增高,她开始有些不耻与反感这个枕边人了。正应了那首老歌中所唱到:我又爱你,我又恨你,恨你对我的无情又无义……只是爱情交织,守痛心,放不舍。犹如结痂长肉的伤口痒得难以忍受,总忍不住去抓,明明知道后果是抓破了结痂,结痂了抓破,反反复复,复原成了尽头。直到有一天,痒得麻木了,或许就自然的不去触碰,然后留下一道丑陋的疤痕。
 
当胡邈浅开始面露不愠,拒绝从钱包里掏钱时,不遗余力的帮他还外债时,花钱如流水的全涯适时的使出了他的杀手锏。一张有着烟味的嘴适时的贴了上去,舌唇相沫,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抚摸着她光洁的身子,嘴里含吮着她胸前两朵红色花蕾,低声呢喃着她的名字,然后便是激情奋战一番。全涯很少去碰胡邈浅,自从在一起度过了一个 365 天后,新鲜感逐渐减少,除非他情绪高涨的时候。很多时候,胡邈浅躲在被窝里羞红了脸,怯怯的问他为何很久不与自己行鱼水之欢。而他总是以工作累为由敷衍了过去,胡邈浅似信非信的“哦”了一声,心一点点的冷却。
 
胡邈浅终是无法抵挡他花言巧语的嘴与炽热身躯的攻击,前一刻僵硬无比的心,才一会便软化了下来,叹着气答应了他无数次同样的要求。往往此时,痛心的是,全涯得到满意结果后,朝她脖颈留下唇印,便侧着身子,不再言语,一会便酣然入睡。
 
胡邈浅在某个阳光很好的下午,终于与全涯划上了界限,只是他们都没有开口说“分手”两个字。那天休息日,胡邈浅一个人在租房里认真的洗着衣服,很不凑巧的瞧见了他白色衬衫上附着一根长发,她敢百分百肯定那绝对不是她的发丝。那一根又粗且带棕色的头发就是不忠的证据。聪慧的她,其实早已耳闻全涯在外面背着自己与其他女人有染,暖昧不清,只是一直强迫自己装糊涂罢了。这个她爱着的男人,不止是别人眼中的小白脸,且滥情肮脏。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初恋竟如此不堪。这个男人除了嘴上功夫一流,几乎找不到任何优点,活活的糟踏了自己这么久。于是,她幡然醒悟,迅速的把柜子里的衣服胡乱塞进了皮箱里,丢下泡着的衣服,满手泡沫的关上了房门,不曾留下只言片语,风一样轻快的消失不见了。
 
两年后,当她快把全涯从心里删去,忘得差不多的时候,生命中的另一个男人走进了她的世界,他的名字叫马瓒。这个眉清目秀,面善心慈的男人追求了她很久很久,至于多久,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公司加班到很晚,又正巧下着倾盆大雨,正绯徊不定之时,马瓒踩着他破旧的自行车,及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带过来的雨伞,不知怎的竟给弄丢了。他脱下身上的雨衣,不顾胡邈浅的反对,第一次霸道的套在她身上。结果第二天,胡邈浅在下班后意外的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一个电话拨过去,马瓒沙哑微弱的声音几乎听不清。随即,胡邈浅认真的熬了她拿手的猪肺汤,没有方向感的她费尽周折,总算找到他的住所。就这样,马瓒毫无预谋的“苦肉计”感动了胡邈浅。
 
认识胡邈浅与马瓒的人都说,马瓒是个难得的好男人,打着灯笼都难寻。没有抽烟、酗酒、赌博的劣习,与女生多言便脸红的他,感情专一的更是没话说。人又上进,勤奋,节俭,虽说现在经济基础不是太好,却是个很有发展潜力的人。胡邈浅经常听到身边人类似的称赞,无一例外只是笑笑,并不作答与附和。的确,马瓒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生怕她饿着冻着,受一点点的苦,连家务活也很少让她插手。他说:你的这双手纤纤细手是为公司谋利的,怎么能太操劳呢?每每此时,胡邈浅总会感动得一塌糊涂,只是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不开心的原因有很多种,比如:沉默少语的马瓒是很少说笑话逗她开心,更不会把对她的爱用称赞的方式表达出来,更多的时候,胡邈浅只能自娱自乐,上网,看杂志,听音乐,空闲时光找几个朋友打发无聊的时光。再者没有痛苦,又何以感受得到开心的滋味?
 
跟马瓒在一起的日子,像一杯淡然无味的白开水,虽实在,却索然无味。在某天某时,她不自主的在心里拿前任男友全涯来比较。全涯的浪漫与激情是五个马瓒加起来也达不到的,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是永远也体会不到。跟马瓒生活在一起,已经形成了吃饭睡觉那般平常,从不会担心马瓒有一天会弃己而去,未来不是琼瑶剧里的无数种可能,很显然的,平淡无奇的过完余生,波澜不惊,无乐无累无苦。
 
她冥思苦想了好几个晚上,终于得出了结论:前任是适合当男友的,后任是适合做老公的。她这么想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卑鄙。好在不久后,马瓒竟破天荒的浪漫了一回。在广场喷泉旁散步时,倏然单膝下跪,双手捧着闪亮发光的钻戒当众求婚。她一时间惊呆了,此举于他而言,不敢想象要具备多大的勇气,且一直经济紧张的他,从哪弄来一笔钱,耗费在可以买一套舒适豪华房子的钻戒。她终究是在群众的掌声与笑语中尴尬羞涩的伸出手,任由马瓒温柔的套了上戒指。可惜的是,马瓒并不是她想象中兴奋的抱着她转圈,而是抓了抓头皮傻傻得笑个不停,着实让她失落了一把。
 
就在她以为这辈子就此尘埃落定,决定安安心心的嫁作他夫,然后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之时,冷不防的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倾刻间把她平稳安然的心搅得粉碎。这么多年了,他的声音还是极具磁性,听上去整个身心便酥软了。小鹿乱撞的感觉已隔多年,如今几句简单的问候便猛然侵入,这种感觉是初恋与迹恋吧。
 
她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得到自己的联系方式,亦不想去追究,尽管竭力的克制自己那颗怦然的心,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再见一面的欲望,她有一点点的动摇与冲动。心思走神,犹豫不绝的时候,听见从厨房传来小声的呻吟,她随即赶去,原来这个即将成为自己相守一生的丈夫,为了给她做她最爱吃的糖醋鱼,不小心弄伤了手,鲜血不断的往外溢,她心猛的一疼,眼里的水随即蓄得满满的,心疼得把马瓒的手指含在了嘴里,手忙脚乱翻箱倒柜的找药箱,小心翼翼的包扎伤口。
 
准备吃饭的时候,她把手机卡取了出来,扔进了垃圾蒌里,望着诧异的马瓒痴痴的笑,温柔的理了理他额前的发,她说,老公,我们要一辈子相亲相爱,说罢,便偎在他怀里,幸福悄悄的爬在了脸上。马瓒会心的笑了,学着电视剧里的对白,笨拙的回应:嗯,亲爱的,不管世道变迁,天灾人祸,我们也要一生一世永不分离,直至天荒地老,然后生一堆胖娃娃,让他们见证我们的爱情。
Copyright 2006-2012 1.95金牛无内功 版权所有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游戏最佳视觉效果
联系电话:021-86562153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南一路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