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在宿命的牢笼

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12/11/08

        那一年,我刚满十六岁,含苞欲放的花季年轮。因家境贫穷,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在家已晃去一年光阴。当父亲满身伤痕昏倒在家门口时,我正双手提着两大桶衣服准备去河边洗。母亲和我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懵了,恢复镇静后,我跑去邻村的卫生院请来了王大夫。­

        经过几十分钟的包扎、清洗伤口、上药,父亲的伤势稳定了下来,我和母亲长吁了一口气。谢过王大夫后,在母亲的追问下,父亲沉默良久,道出了原委。“什么?”我和母亲异口同声,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
        父亲在小镇的集市上摆摊位卖些廉价的鞋子,前段时间偶然遇见几年前在外结识的朋友,在朋友的吹嘘与鼓励下,瞧着体面气派、身着名牌的朋友,父亲抵挡不住诱感,怀着发财的梦想迈进了赌场。起初微尝甜头,腰包里的钞票日益鼓了起来。然,好运维持不久,逢赌必输。为了坚持所谓的翻本,一次次满怀希望下赌注,导致进货的本钱已是亏空如洗。直至今天,已负债高达十万。对方派几个手下教训了父亲后,已发出狠话,三天之内,如期未还,定会放火烧了我们家的房子,并扬言砍断他的双手!十万!多么可怕的数字,放在一贫如洗的家庭,就算不吃不喝干上一辈子也无力偿还。­
        母亲捉了两只鸭,买了些水果。我低着头,跟随其后徒步去了仅十分钟路程的大伯家中。应声开门的伯母眉开眼笑,接过母亲手里的蛇皮袋子嘎嘎叫着露出脑袋的鸭子。“来,快进来,进来坐!”伯母满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进屋寒喧片刻,母亲表明了来意,她的笑容随即僵硬起来,面露难色。继而诉说着家母最近身体抱恙,作为女儿的她因尽孝已花费不少。对于她的推拖之词,聪慧的母亲心知肚明,知趣的告辞了。­
        翌日,我在屋外的坪地上挑菜,一筹莫展之际,随着路过的脚步声,一双饱含色欲的眼睛盯得我直发毛。那人却索性进屋与父亲攀谈起来,迟迟不肯离去,盆子里的豆角已被我一遍遍的折断。进屋后,那双眼睛随着我的走动,在我身体的各个部位游离,我羞得不敢抬头正视。父亲怯怯地向他提出了借款之说,“好说,这个好说,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眼角的余光瞥到那个猥琐男人细长眼睛里全是膨胀的情.欲,预感到自己在劫难逃。­
        “爸,我还小,不嫁。”“这事由不得你,婚姻之事向来父母作主。”“可是你让我嫁给他,这不是往绝路上赶吗?他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地痞流氓!”“你这个不孝女,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和你娘无栖身之处,忍心看我被砍断双手?”父亲咆哮的声音吓得我连忙躲在母亲身后。“宁檬,女儿家总归是要嫁人的,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这个家了,眼看三天期限即将到来,你说,到时可该咋办啊?”望着父亲佝偻着的背,泪水连连的母亲,我不禁动了侧隐之心,含着泪点了点头。就这样,我嫁给了大我10岁本镇远近闻名首富的儿子赵民丰。家里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而我却陷入了万劫不复之中。­
                                                                         
        新婚之夜,赵民丰醉熏熏的推门而入,满口酒气扑向我。我闭上眼忍受着疼痛,任其粗暴地蹂躝着,望着洁白床单上盛开娇艳的花儿,他得意的笑了,继而呼呼大睡。枕边的赵民丰让我受尽了屈辱,我的眼泪决堤涌出。­
        赵民丰每天早上去工地交待一些事务,中午回来后便一直杵在家里。我每天负责一日三餐,做些细小的家务,时光打马而过。比起在娘家的生活明显优越了许多,再也不用顶着烈日边放羊边拔猪草,不用在双抢的季节里累得虚脱……可是,我的脸上再也未浮出笑容。­
        半年后,我怀孕了,两家人欣喜不已,唯独我暗地里泪流不止。赵民丰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只是从那以后,时常夜不归宿,我知道他是去光顾了镇上的烟花之地,邻里王姐告诉我的时候,我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这个我不爱的男人,只是去满足他的需要罢了,有何不可?我暗自庆幸,可以暂时不用面对那具令人作呕的身躯。­
        小生命的降临,让我的生活不再空虚,开始忙碌了起来。我生命的意义全押在了儿子身上,我取名为赵永乐,是希望儿子永远快乐的生活下去。小永乐有段时间黑白颠倒,白天沉沉进入梦香,晚上哭闹个不停。被吵醒几次后,赵民丰怒不可遏,甩手在小永乐屁股上狠狠打了几下,我们之间的争吵由此拉开帷幕。­
        赵民丰有轻微的神经错乱,整日脑子里胡思乱想,说是有人要害了他的命,这是我后来慢慢发觉的。那天凌晨一点,他从外面烂醉如泥的叩响了门,一进屋便是大吵大吼的,把孩子惹得哇哇大哭。我抱着哭闹的小永乐,实在无法忍受他无节制的发酒疯,便冲他大吼了起来。赵民丰眼里的怒火熊熊燃烧,一步一步逼近,我赶紧把小永乐放在床上。他扯住我的头发,把我按倒在地,在水泥地上来回拖动。对于赵民丰的粗暴,我毫无反抗之力。住楼下的公婆闻声赶来才得以解救。自此,赵民丰成了习惯,稍有不顺,便拳脚相加。婆婆是个善良的女人,每次她都抱着我哭,骂他儿子死没良心,杀千刀的,却无能为力。­
        小永乐三岁了,长得调皮可爱,老爱我身上蹭,这是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春节期间,村里在广东打工的芸儿带男朋友回家见父母,看着他俩一脸的恩爱,我羡慕极了。我虽已为人母,却浑然不懂何为爱情。掀开遮在衣裳下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我的心一点点的沉入谷底,看着赵民丰,我再也无法忍受他因抽烟过多导致一口的黄牙,毫无素质的出口成脏。脱下鞋袜后的恶臭……我博得了芸儿的同情,狠心抛下我最放心不下的小永乐,偷偷地跟着她南下广东。­
                                                            
         抵达东莞后,很顺利的被招入芸儿所在的电子厂,在流水线上做着简单的活,虽然拿着微薄的工资,但对于只初中文凭的我很是满足了。那天端午节厂里放假,我窝在宿舍里看杂志,“咚咚咚”地敲门声打搅了我的思绪。抬眼望去,面前的男子高高瘦瘦,身着浅蓝色牛仔裤,淡黄色T恤,白色波鞋,干净的脸上温暖如春。原来他是同寝室梅香的表哥,邀她同去溜冰。“宁檬,你和我们一起去嘛!”梅香冲我嘻嘻地笑。“我……我不会。”我有些尴尬。“我们教你呀,难得放一天假,不去放松心情,岂不浪费?”他磁性且浑厚的声音,我说不出 “不”字。­
       待我颤颤惊惊地穿上溜冰鞋,梅香早已步入场内,丢下我傻傻愣在原地。当触及他手心里的温度时,我知道,从那刻起便掉进了他的温柔乡。他说,宁檬,你是我所见过最特别的女子,不张扬,不做作,不因自己的美丽而高傲,甜静如猫。经过交谈,得知他在这家公司从事经理一职,二十五岁,可谓是年轻有为。在他娴熟的带领和绅士般的保护下,笨拙的我竟没有摔倒过一次。­
        自此之后,楚缓一有空当便踏步宿舍与梅香闲聊,却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他不同一般俗气男子,挥霍金钱讨好于我。我一皱眉头,他便知道我满腹心事;我在公司有幸获得优秀员工的奖项,他比我还要高兴,嚷嚷着要请吃大餐,结果他却抢着买单;入冬天气转凉了,他便每晚算准时间接好热水放在冲凉房里,我再也不用为了冲热水而在排成长龙的桶边苦苦等待;感冒了,他急得眼眶都红了,一遍遍抚摸着我的额头……­
        那些细数不清的温柔融化了最后一道防线,我忘却了自己是有夫之妇的身份,忘了小永乐在话筒那头哽咽着说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看小永乐,我在家很乖很乖,不吵不闹不惹爸爸生气。忘了母亲几乎每次在电话里头都重复的那几句话:娃儿,我这把老骨头越来越不行了,啥时候抽个空看望老母亲,也不知道能见几回了?我所有的柔情落在楚缓的每一寸肌肤,这一刻,我们只属于彼此,极尽缠绵,共赴人间天堂。­
        芸儿总是适时提醒我原本的身份,不要一头裁进去,困在爱情的旋涡里苦苦挣扎。在我的再三央求下,同样身为女人的芸儿为我两方隐瞒,未透露支言片语。很多次鼓足勇气想告诉楚缓关于我的一切,他眼里的温柔活生生地把我酝酿已久的语言卡在喉咙里,欲言又止。楚缓对我越好,我心里的愧疚感就越强。­
        楚缓提出十一长假一同回福建老家见他父母,期间好几次我都以各种理由推拖了,比如时机不成熟还没准备好等等。可如今已是恋爱三个年头了,我不忍再次拒绝,便答应了一同前去。楚缓的父母早早就在门外等待着我们的到来,四处张望着。他父亲一个劲地说楚缓能找到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做女朋友,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不如这几天就把婚事给订下来。我低着头不知如何回答,楚缓看出来我的为难之处。他说,爸,这几天时间哪够呢?以后请长假再风风光光的举办。母亲则是张罗着杀鸡杀鸭的,忙得不亦乐乎。看着二老如此待我,我把最初的想法扼杀了,我本是计划在他父母面前留下极差的印象,让他们都对我产生反感,如此一来,父母的阻挡必定会影响楚缓对我的感情。然,最终只得作罢。­
         我开始跟他吵,鸡毛蒜皮的小事便闹得天翻地覆。头几次楚缓任我大吵大闹,不予理会,等我哭累了冷静下来了,便安慰我,问我为何自从回厂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我无言以对。此后,我的态度更是变本加厉,他稍忽略对我的关怀,我便对他不理不睬的,把家里的东西摔得乱如战场,寻死觅活。他火了,开始回击不堪入耳的脏话,狠话。我使劲捶打他的胸膛,他亦不躲闪。隔两天便又主动和好,如此反反复复。当我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他一堂堂七尺男儿,既然蹲在墙角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知道,这次我又失败了。­
        我请了假,谎称身体不舒服。楚缓上班临走时那深情回望的一眼,随着关门时“砰”的一声,便定格成最后的画面。我收拾了几件衣服,交待芸儿务必告之楚缓,我已不爱他,投入年过五旬富豪的怀抱,永远不再回头。­
        坐在回乡的列车上,心里感慨万千。我的离去,必定会在楚缓心口上划上无法愈合的伤口。对不起,缓,原谅我的自私,又一次欺骗了你。今生无缘,来世再续。曾经拥有,便已足够,不枉此生来世上一遭。如此优秀的你,不久之日,定会有人代替我的位置来照顾你,而小永乐的母亲,无可替换。­
Copyright 2006-2012 1.95金牛无内功 版权所有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游戏最佳视觉效果
联系电话:021-86562153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南一路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