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阴谋里寻找爱的影子

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12/11/07
她为人处事向来低调,从不肆意张扬。可最近一反常态,卸下乖巧文静的伪装,整个人脱胎换骨,变得自信显摆了起来,至少在网络上,虽说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
 
她把博客装扮得高贵且极具个性,三五天的定时更新文字,自荐文章总是轻易的在榜上占一席之地,算是小有名气。于是很多路过的男生女生总是被那一篇篇缠绵悱测的故事感动的落了泪,湿了衣襟。因此很多人浮想连翩:如此细腻优美的文字究意是出自怎样的女子之手?她适时的贴上了相片,满足了不少人的好奇心,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不不愧小家碧玉之称。重要的是,这张并不精致的脸散发着狐狸味,十足的妖气。这对大部分男人来说是极具诱惑的。
 
她有失眠的习惯,某天深夜,她正坐在电脑前,捧着凉水大口大口的喝着。他说:若画,我们见个面吧。这个叫陆宇傲的男人从QQ上发送过来消息。“若画”是她的昵称,陆宇傲第一次向她打招呼,便设置成十四号紫色行楷,他说:文彩斐然的若画,定是人如其名,与之亲近的人定有置若画中的美感。这句简单平常的赞美使得她露齿而笑,她笑言:这只不过是一个名字,况且网络上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他说:那我是个例外,你看,我的网名就是真实姓名,不信的话我可以出示身份证以示清白。若画被陆宇傲的风趣坦率动了凡心,破天荒的回复了一个“好”字。
 
                     
第二天清晨,陆宇傲含着满口的泡沫刷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不用看都知道是若画的来电,那首来电铃声是专属她的。她说:“去肯德基太俗了,不用来接我了,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去找你。”陆宇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愣了几秒,随即口齿不清的告诉了所在处,末了还附上一句:“那好,我在家等你。”简单却暖昧。
 
平日里不大注重穿着的陆宇傲,试了满柜子的衣服,总算挑出一件自认为合适的衬衫,满心欢喜的等待。敲门声响起时,他顺了顺头发,露着笑脸面对的却是推销员,第二次是送错外卖的,直到第三次一妙龄女郎立在门外。女子柔顺的长发过腰,厚厚的刘海遮住了额头,眼睛一闪一闪的,像天上的星星。“陆宇傲,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出神的陆宇傲“啊”了一声,甚觉失态,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笑。
 
 
若画的长相勾魂,身材亦是小巧玲珑,可惜的是,一条腿打了折扣。若画一瘸一拐的从他身边走过,他心想:如此美中不足的女子注定是让人疼惜的。而若画从他眼里看到的是失落,误解了他的意思,却没有点破。陆宇傲面露微笑,他说,若画,你爱吃什么菜?她随便说了几样,陆宇傲便让她好好休息,哼着小曲,开车出了门。
 
若画在豪华宽敞的单身寓四处看了看,竟有一种炎凉的感觉。陆宇傲很快便回来了,笑意盈盈的提着菜。若画准备弄菜时,陆宇傲捉住了她的手,他说,你头一次来我家,就让我献一次殷勤吧。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要你为我做一辈子的饭。若画低着头,羞红了脸。陆宇傲的切菜工夫一流,味道可口,若画吃得很香,不由得对这个居家实在的男人好感大增。
 
他们的居住地毗邻,因此交往更是频繁了起来。陆宇傲三两天的便开着车载着她四处兜风,陪她去步行街整天整天的逛,这对平日以车代步的富家子弟来说是难能可贵的。说到“富家子弟”这个词不得不提他那对有钱的父母了。当然,江山是他父亲打下的,他的母亲则是负责监督与坚守。陆宇傲的父亲陆续是全国十八家饰品连锁店的老板,招牌响亮,利润丰厚。当然,这只是陆宇傲对父母的简介,若画想知道得更多,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未来的婆家家底殷实。聪明的她却从不多问,男人不管多爱你,总归是鄙视嫌贫爱富的女人。
 
 
在某个平常的日子,陆宇傲寄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乐意为女人做饭的男人是很让人感动,温暖的,尤其是在坚持的前提下。于是当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时,陆宇傲湿润的嘴唇贴了上去,唇舌纠缠。若画生涩的回应更是点燃了他的欲火,于是他们像丙条饥渴的鱼,抵死缠绵,竭力的索取对方,交付了彼此,要了一次又一次。
 
陆宇傲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不久后,跛脚的丑媳妇若画见了公婆。陆宇傲的父亲有些发福,凸起的肚腩像如来佛。第一次见到她,竟面露惊讶,随后目光便落在她身上,久久的不离去。看得若画心里极其别扭,这老家伙,表面上乐呵呵的,一脸慈祥。但打量未来媳妇也不应该是这种色眯眯的眼神吧?陆宇傲的母亲并不像有钱人家满身的珠光宝气,反倒穿着端庄得体,说话柔声细语,但她似乎不是那么欢迎儿子的意中人。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陆宇傲曾信誓旦旦的承诺今生今世非她若画不娶。
 
若画虽然性子刚烈,容忍不了他人的指指点点,却懂得察言观色,为人处事的道理。她总是嚷着与陆宇傲一块看伯父伯母,更多的时候则是一个人主动串门。一来二往,陆宇傲的父母便对她热情欢喜了许多。陆宇傲时常搂她在怀中,用食指刮着她的鼻子,他说:你这小女人,都快把我的地位给抢走了。若画听了便咯咯的笑,可是身后的陆宇傲却看不到这笑有些牵强。她没有告诉他,今天她帮小保姆雯雯整理他爸爸的书房,一本《三国演义》从书架上掉了下来,里头的一张泛黄照片滑落了出来。照片上的男子分明就是陆宇傲的父亲陆续,女子满脸温柔的靠在他怀里,好一对恩爱夫妻,不,应该只是情侣吧。只是那年轻女子怎么就与自己如此相像?
 
 
网络上的朋友都说,若画,你真幸福,有这么个多金帅气的男子对你如此倾心,人生无所求了。而她只是以“呵呵”两字以示作答。这样安逸幸福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陆宇傲悄悄地准备求婚的那天,他的母亲出事了,他拉着刚与好友从美容院回来的若画疯了般的开车去了医院。陆续一夜之间竟苍老了许多,憔悴不堪,他蹲在墙角,低着头一言不发。若画心里酸溜溜的,原来他是这么的爱她!沉默良久,他才硬咽的说,玉儿的身体一向健康,怎么会突然晕倒,不省人事?
 
马玉的状况似乎不是很乐观,医生说,这种病情很堪见,这是用两种药物混合使用,长期下来,心脏便衰竭,若是到了顶峰,则是全身干枯而死。三人听得整颗心都沉了下来,一旁的若画则是脸色苍白惊恐,眼泪涮涮的往下落,哭得像个泪人儿。
 
好在陆家缺什么都不缺钱,什么怪病疾情的,只要还有一丝挽救的机会,便会起死回生,康复如初。每每若画为马玉的病情担忧时,陆宇傲总是揉着她的发,深情款款地说:“宝贝,等妈身体好些,咱们就结婚吧。”若画笑了,连连点头,眼神却空洞无光。
 
晨光微熹,若画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头疼得厉害。立在床头的陆宇傲正凶神恶煞的望着她,若画吓坏了,这哪是昔日温文儒雅的陆宇傲,分明就是一只要吃人的狼。“你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陷害我妈?”若画愣了愣,随即冷笑了起来,喃喃自语:“该来的终究躲不过。没错,是我在你妈每天必喝的莲子汤里下了药。我的朋友是医生弄些慢性毒药简直轻而易举。这是她应得的,得让她尝尝痛苦的滋味。”
 
陆宇傲青筋暴露,吼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她低垂着脸,不敢正视他。叹了口气说道:“我的母亲当年那么的爱着陆续,倾其所有,而他非但没有珍惜,反而像礼物一样送给了别人,后来不得已结了婚,生下了我。我的生父整日流连赌场,输得倾家荡产,后来突然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我从小跟着收入微薄,再无成家的母亲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那么苦,那么苦。我的腿因为一次意外,无钱医治便此生残废。我18岁那年,我妈因为生无可恋,留下一张字条,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再也没有醒过来。你说,这一切,不是拜陆续所赐吗?”陆宇傲的眼神黯淡了下来,瘫坐在地上。原来每次问到她的身世,她只是说她无父无母,再不多言。
 
 
陆宇傲终究还是原谅不了她,尽管是那么的痛不欲生与不舍,只是隐瞒了这一切。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背影在夕阳下一步步的远离,模糊,直至消失。陆宇傲永远都不知道,真正的凶手非若画,而是家里的小保姆雯雯。若画与她情同姐妹,那天她轻手轻脚的进厨房,恶作剧的想吓吓雯雯。不料却在门口时发现她鬼鬼崇崇的往莲子汤里下药,回头时与满脸诧异的若画四目相遇。雯雯吓得打翻了碗,双膝跪地,泪眼婆娑的求饶。“若画姐,我知道你是好人,承蒙你看得起我,以姐妹相称。像我这种出身卑微,听人使唤的下人本是高攀不上的。可我实在太爱宇傲了,我知道自己没资格去跟你公平竞争,可我只想每天能够看到他,如此足矣。但陆夫人已经怀疑我对陆少爷的感情了,她现在那么的喜欢你,自然不会让你眼里装下一点点的沙子,所以,我……”
 
若画虽然心地善良,但人命关天,自是不会答应她的无理要求,就此瞒天过海。只是这看似单纯的雯雯却使出了绝招,若画不止让这件事一了了之,更是把一切责任给承担了下来。因为雯雯说,如果这件事曝光了,不管轻重都免不了牢狱之灾,而换作是你,最多逐出陆家。当然,最关键的是我手里抓住了你的死穴,除非你不要命胆敢让这个秘密昭告天下,否则还是帮我这个忙,对大家都有好处。怎么嫁祸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于是,若画便配合雯雯,在厨房里演了一场戏,神色慌张的在汤里下药。正巧被愤怒的陆宇傲与满脸得意的雯雯逮个正着,一切真相大白。雯雯猫哭耗子,扶住惊慌失措的若画,端来一碗水,让她喝了下去,谁料下了药,晕了过去。
 
若画回来了,嘟着嘴说,我旅游了全世界一圈,外面的风景很美,可缺少了一个陆宇傲任何事物在我眼里都黯然无光。陆宇傲看着看着嘴角上扬,眼角却开始湿润一片,泪落了下来。因为这一切只是幻想。他开始心急如焚,他以为若画是爱他,离不开他的,过一阵子一定会回来。只是这么久了,依旧音信全无,在网络上亦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他决定去找她,一直到找到为止,倒下为止。
 
 
陆宇傲你如果找不着她,这一辈子就这么耗下去了。若是有幸相遇,又是另一种悲剧,若画与他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当年若画的母亲与陆续是恋人,可陆续的心中的兄弟情胜过了男女情,把心爱的女人让给了自己的兄弟,可那时已怀了若画,陆续却浑然不知。若画的母亲为息事宁人,一直将这个秘密守口如瓶。
 
自从母亲过世后,若画便一直寻找那个负心汉,只是无任何线索,正当灰了心,沉迷在网络时却遇见了陆宇傲。这个世界那么大,网络却如此小,偏偏无心却解开了身世之迷。那天陆宇傲的母亲马玉急需输血,偏偏陆宇傲有贫血的毛病,于是她跟陆续也试了试,去查看结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与陆续的血型一致,医生很肯定的告诉她,鉴定结果为99.9%是亲子关系。于是她偷偷的将结果给隐瞒了起来,谁都不知道,除了她过世的母亲。
Copyright 2006-2012 1.95金牛无内功 版权所有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游戏最佳视觉效果
联系电话:021-86562153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南一路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