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江湖母亲的江湖

作者 江湖 浏览 发布时间 12/09/12
江湖
1
这一年,黎国战乱,邻国舒国兵临城下。起初听说皇帝为了一个女子丢了江山跑了。人人惶而不安。可不出十日,皇帝披上战袍,戎马兵刃,又赢了江山回来,保住了姑苏城。人人歌颂皇上功德,却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被皇上丢掉的女子。
我出生在战乱结束后的第二年。我和母亲住在姑苏城外四百里的一个破庙里。待我懂事后,我说,母亲,我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母亲说这间破庙就是你的家。我说我长大了可不当和尚。母亲笑了,继而脸色悲凉的望着庙里的菩萨。
 
2
庙后面是一座荒废的少林寺。寺里有一个老和尚。既不懂武功,又毫无情趣。整天除了扫院子就是念经。隔三差五来给菩萨磕个头,顺便放一袋化斋来的米。每次遇见他,缠着他讲故事。他就说当年少林寺如何繁华,来庙里烧香的人络绎不绝。我问他既然是和尚的庙,为何供的是观音菩萨,而不是如来佛祖,只怕是求佛的人虔诚,守佛的人心乱。
和尚念几声罪过,转身就走。他说每个人的心里都会装着一个女人。就算供奉的是如来佛祖,他若心里装着一个女人,我们供他,不就等于也供着一个女人吗?
那和尚不是戒色吗,心中怎敢装着女人。
和尚戒的是情色。
当时以我的悟性,只知道色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好色。
我不管庙里住着什么菩萨,我只知道庙里住着一个女人和她的孩子。老东西若敢对我的母亲好色,我定让他六根干净。
母亲每次听见我喊老东西,气狠狠的讲起我的父亲。他曾经也是这庙里的一个和尚,与母亲一见钟情才有了我。可事情沾了皇帝的耳朵,整个少林寺受了牵连。舒国进犯的时候,和尚们全部被送上战场,壮烈捐躯。老和尚活着的原因是,皇上特赦他不去。原来他是皇帝父亲的老师,也就是太上皇的禅师,怪不得免了一死,从此我对他毕恭毕敬。可我又有了疑问,他能教太上皇什么,念经还是扫院子。
 
3
母亲有一个很特别的习惯。就是每天给我煮一碗粥。粥里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百喝不厌。我问母亲为什么每天要煮一碗粥。母亲说,记住这碗粥的味道,你就会记住你父亲的样子。可我根本没见过我的父亲。幻想中的样子,也无非是个光头,会念经,会扫院子。可他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耐,让母亲彻底的爱上他。而我母亲,她的美丽已经超过了庙里的菩萨几百倍。我一度怀疑和尚是一种高级而复杂的动物。
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十五个春秋。一碗粥,一个和尚,一座破庙,一位母亲。这是我所有的记忆。十五岁生日的那一天,老和尚送了我一本书,名字叫人在江湖。母亲看都没看,就连同和尚还有书扔了出去,老和尚还想说什么,母亲连送来的半袋子米也扔了出去。一个老和尚能为老皇帝点悟迷津,却不能说服一个庙里的女人,我又一度怀疑,和尚是一种头脑简单的动物。我脾气暴躁的说,老和尚说有了这本书,我就可以行走江湖了。没等说完,母亲连盛满粥的碗也扔了出去。
化成了我十五岁苍白的记忆。
 
4
第二日,老和尚又送来了米和一个新碗。母亲看着那碗说,女人的心不大,就像一个碗,女人的爱情不多,就像一碗粥。我才知道,母亲让我每日喝下的是她忘不掉的爱情。而我却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善男信女很少来庙里求菩萨。如果像老和尚说的,每个男人心里藏着一个女人。那我心里藏着的就只有母亲一个人。可母亲心里藏着什么人,是喝了一碗粥就一发不可收拾爱上母亲的光头父亲吗?
我说我想去行走江湖。母亲再没有发疯,她说,你想走进江湖,必须母亲先从江湖里走出来。我不明白母亲说的江湖,是这座破庙,还是什么。庙里哪有什么江湖,江湖应该是打打杀杀的世界。直到母亲服毒走后。老和尚告诉我,你母亲的江湖就是那一碗爱情,至死也没能从爱情里走出来。
 
5
十六年前,天恩寺香火正浓,百姓安居乐业,人们都愿意来庙里拜神许愿。天恩寺广施汤粥,赠与流浪之人或是乞丐。煮粥的是一位女子,叫心如。一日,一位侠客到此,喝过此粥。四目相对,顿时暗生情愫。两情相悦,女子以身相许。一夜情长之后,侠客答应,此生有尽头,白首不相离。侠客带发修行,女人为人们煮粥。过了些日子,战乱滋生,舒国攻城,寺内住持命令众弟子随军打仗,唯独侠客不从。住持问为何。侠客说,众弟子为保国而战,我为天下苍生煮粥,是一样的。住持说,你是放不下你碗里的这名女子吧。
侠客终是拿起剑去战场杀敌。他含泪喝完粥走出庙门。女子说,你去哪里。我去行走江湖。
可以带上我么?
江湖太险恶,等我除完恶,就回来喝一辈子你煮的粥。女人开始遥遥无期的等待。直到有一天,住持说他死了。她才发现她的心已经跟着他去了江湖最险恶的地方。每个侠客的心里都住着一段江湖,在江湖最险恶的地方,住着一个女人。
后来女人生下一个男孩。取名陶叶。女子每日煮一碗粥,喂给孩子。
 
6
母亲骗我说父亲是和尚的谎言,是为了打消我进入江湖的想法。十五年以后,我骨子里的侠气,像桃花一样释放出来。我迫不及待的想去江湖看看。我想看看父亲走过的江湖是怎样的,顺便再看一下母亲的江湖是怎样的。
母亲说我再教你煮一次粥,你一定要煮出和母亲一样的味道。如果你在江湖最险恶的地方,遇见你的父亲,记得把他带回来,替母亲煮一碗粥。他答应过我,回来喝一辈子我煮的粥。可他为什么没回来。母亲死不瞑目。刚说完,母亲就连同粥服下一种不知名的毒药,咽气了。
流泪埋母亲的时候。我突然恨父亲。为什么非要死在战场上,你就不能死在女人怀里,让母亲少煎熬十五年,也随了去。
 
7
我对老和尚说,我要去闯荡江湖,把你的人在江湖借我吧。老和尚说,你拜我为师吧。我不屑一顾,每个人要想在江湖上闯出名堂,必然我先拜一个特牛的师父。像孙悟空,他若一辈子没遇见菩提老祖,只遇见唐僧,恐怕遇到第一个妖精手里,他的江湖就夭折了。我笑着说,难道我要跟你学扫地念经,当你寺里的下一任住持吗?
老和尚一甩左手的袖子,一院梧桐的叶子纷然全落,他又一甩右手的袖子,落叶又全部从地上飞向空中。我又一度怀疑这个和尚是个什么说不清的东西。我也一甩袖子,不见一片叶子从树上扇下来,只看见空中掉下大大的一坨鸟屎。
 
7
我问师父,江湖在哪里。师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那有女人的地方算不算?算!
我又问师父,我去江湖该干什么。师傅说,去江湖最险恶的地方,拯救一个女人,然后跟她谈情说爱。
我再一次问师父,什么是江湖。师傅望了望庙里的菩萨。说,人在不同阶段的江湖是不一样的。
那第一阶段是什么。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师傅约我一年后回寺里相见。别时师傅说,你煮碗粥给师父喝吧。那是我记忆起他喝的第一碗粥。我问师父,母亲在时,你为何不喝她煮的粥。她的粥是煮给你父亲的。那你为何喝我煮的粥。师父说,你烦不烦,赶快滚吧。
 
8
我一不小心滚进了江湖。随手握着一把剑。师父建议我用少林棍,能代表少林的威风,剑气太重,会是非多。我说拿根棍像个要饭的。拿着剑就是要引起更多的是非,这样我就越能到达最险恶的地方,越能接近江湖。
姑苏城在东。师傅让我向东,我偏向西。
向西一百里。一堆衣着“捕”字的人马拉松式的追着逃犯。汗都流干了还追不上,我几步一跃,就飞到那逃犯的身后。只做了一个轻轻推门的动作,那逃犯就吐了一口血,倒在地上。捕快们扑上来,像模像样的甩了几下擒拿手,将半死不活的犯人绑了起来。我心里暗想,这擒拿手耍的也太山寨了。犯人恶狠狠的瞪着我说,这世上除了天恩寺的一忠大师,我还没见过哪个人能用忽略不计的内功将我一掌打伤的,你是第二个。我才发现,出来行走江湖,一定要见多识广,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甚至不知道,打死自己的是别人的左手还是右手。
一捕头给了我一两银子,说是姑苏城的捕快。奉皇帝命,抓捕全国一号通缉犯罗阳。多谢大侠相助。我谦虚拱手。待他们走远,灵光一闪,拍了下脑瓜壳,离寺的时候忘了问师父借盘缠。
 
9
向西二百里。我抓了一个贼。贼说,你跑的比我还快,你简直不是人。我觉得这是个赞赏。江湖也需要鲜花和掌声。
向西三百里。路过龙门客栈。由于风沙太大,迷了我的视线,也挡住了我的江湖,匆然越过。向西四百里。我停下来了。舒黎两国边境,我遇见了很多拿着劣质大刀的侠客,也有拿剑的,剑还未出鞘,却先吟首诗出来。一看就知道没修炼多少内力,也没学习多少内涵。
我终于遇见了一个女人,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从舒国的边境上爬过来,身后舒国的军队嘎然停下。一个人说,你愿意死在敌国人的手里吗?女人不语。我走上前,站在女人的前面拔出我锋利的剑。指着那个人说,我更愿意她死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军队突然全体退后了十米。不是我的剑太有威力,而是我面前的分界碑上写着,越界者死。
那个人惊讶的说,轩辕剑。你是黎国的使者?挥剑是示意向我舒国宣战吗?我收起剑,说放了这个女人。
 
10
我不知道师父给我的是轩辕剑。我带着女人回到了龙门客栈。梳洗干净,又换了身新衣裳。原来她美丽无比。我不能否认,我动心了。女子说,我叫若梓落,我舒国逼我嫁给然国公子柏然。我毁约不从,逃了出来。
店里的侠客见了若的容貌后,都放下手里的刀剑。店小二凑上来,沏了两杯茶,问客官哪里人。我说少打听江湖的事情。小二诡异的说,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
师父说这是江湖上的暗语。
夜晚,大漠和客栈一样黑。向小二要了米和锅。习惯性煮了碗粥,端给若。她喝了一口,突然落泪下来。她说,公子,落儿此生愿死在公子怀里。我发现我已找到了江湖。我愿意让她在我怀里躺一辈子。原来爱情是很简单的东西。父亲和母亲也应该如此吧。
我说落儿,我回去向师父还了剑,便回来和你永生相随。
能不去吗?
师父说,如果有一天我想退出江湖,就回去把剑还给他,方可退出江湖。
落儿说你一定要回来,我会一直等你。
 
11
回到寺里的时候,方知师父在我走后的第二天便服毒而死。师傅写下一封信。我打开信。师父说,我知道你会不听话,所以师父故意叫你向东走。向西才是你要去的江湖。他说答案就在这把剑里。我看了看剑,才明白师父的死,他不想给我还剑的机会,他不想让我退出江湖。
刚从寺里出来,一群官兵围了我。皇上想见你。
 
12
舒国遣来书函。信中内容:黎国使者挥轩辕剑劫持我舒国公主,破坏两国休战条约。此乃公然宣战。吾国定当礼尚往来。从此世上有黎无舒,有舒无黎。
十六年前,黎舒两国战和,立下休战条约。黎国使者赠与舒国轩辕剑。此剑共两把。约定凡先拔剑者,视为破坏协议。
皇上问,持剑者何人。答:一个少年。
带他回来。辙。
黎国大殿。王要你带兵迎战舒国。
我不要打仗。
可是祸由你起,理由你消。
我不会带兵打仗。
王来教你。
我不去。
你不去王就杀了你。
你杀的了我吗?
王可以杀了龙门客栈的女子。
你敢!
不是王要杀她。你若不带兵打仗,舒国的骑兵也会把龙门客栈夷为平地。
我去!
 
13
皇帝给了我两封信,是师父死前留给我的。第一封信说,当你真正想进入江湖的时候方可打开它。第二封信,当你想真正退出江湖的时候再打开它。我拆了第一封信。里面说,想要打败凶悍的舒国。必须联合然国。和亲,娶然国公主殷离为妻。珠联璧合,定能全胜,永享太平。唯此一策,万无一失。
可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叫若梓落的女子,她在龙门客栈等着我。
三日后,我出使然国,结亲然国公主。然国王说,只有拥有轩辕剑的人才可迎娶我国公主。然国出兵。我发现轩辕剑不是一把普通的剑。可我宁愿拿它换回一个等我的女人。师父说的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军绕过龙门客栈,驻扎在黎国边境。那几日,风沙很大。我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龙门客栈,也不得任何龙门客栈的人出来。
舒国大败。我特赦了舒国人民。约定舒国后退五百里,一百年休战。舒国将军还了轩辕剑。我对舒国的将军说,若梓落已死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从此舒国再无此人。
凯旋而归,风沙很大,挡住了我遥望龙门客栈的眼。绕道而回。
出发前,皇帝说,你若见她,必与然国反目成仇,然国的公主不同意,然国的王也不愿意。
龙门客栈从身后渐行渐远。我在马车里忍不住落下泪。军师说,将军,我说嗯。军师递上一块手帕,抹去泪。手帕里有一个纸条。女子安好,臣已派人暗中保护。
为何不能带她回姑苏城。
回姑苏城她必死无疑。
江湖上还有很多事情我读不懂。
 
14
王将另一把轩辕剑赠给然国王,然国的公主殷离已为我妻。她在黎国的宫殿等我。
王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王已明了。
王给你将军爵位如何。
我想要的,王已明了。
那你走吧。
我放下轩辕剑。王说剑你带上吧。我说退出江湖何须带剑。我转身离开,身后传来王的声音,你真的决定退出江湖吗?
这句话很熟悉,想起师父的第二封信来。当你真正想退出江湖的时候,拆开看。我打开信,信里师父说,有时候往前走未必是江湖,回头才是江湖。此刻只要你回头,便可看见你的父亲。也就是那年抛开你母亲去江湖闯荡的侠客。而你母亲,也就是十六年前,被皇上保了江山却丢了的女子。你的父亲没有死,他就是黎国的王,陶树。
我扔了信。转身回头。王站在大殿上静静地望着我。我径直走向他,捡起地上的轩辕剑。我的剑充满杀气。原来这才是江湖的开始。侍卫拔刀护向王。王说全部退下。
我没有拔剑。我说,王我想要一样东西。
王点头,应。
陪我喝一碗粥。
王说,你来煮,我喝。他不再称王。大殿之上,我煮了一碗粥。王喝了一口,流下了眼泪。我问王,什么是江湖。王说你问的是我,还是王。
有什么区别。
王的江湖是这一碗天下。我的江湖是这一碗爱情。
那你是王,还是你自己。王沉默不语。又慢慢的喝了一口。他问我,你希望我是谁。
你为什么不放下这碗天下,去端起我母亲的那碗爱情。母亲的死,我师父的死,还有这把剑,我师父的信都是你安排好的对吗?
他说这就是江湖,江湖其实是人心。
我拔出剑向他刺去,众侍卫扑来护王。他说,持轩辕剑者终生免死。我死之时,即昭告天下我的遗诏。他说,心如,我来了。
他说,儿子,父亲想用这碗天下,来换取你母亲的一碗爱情。
我提着沾满血迹的剑,向宫外飞去。一位大臣拿出遗诏,读道:王身心劳疾,已无心力治天下。寿终之日,吾将传位于我的儿子,陶叶。即刻登基,众臣当以全心辅之,不得有误。
大臣说,火速将新王带回来。
 
15
原来江湖就是人心,闯荡江湖,就是经意不经意的闯进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心里,然后分辨出善恶真假。然后从别人心里拿走一些重要的东西。然后再告诉她,我会还回来。
我本是想去龙门客栈,寻找若梓落。可我被绑回了黎国大殿的宝座上。大臣们磕头说,王,天下苍生从此都在你心里。
我说我不要天下,我只要一个若梓落,她还在等我。殷离说,夫君,我想放你走。可你走了,我然国的哥哥会拔出轩辕剑,血染黎国。那时你又如果能保护她。只有你当王,她才能永久的活着,才会保护她。我还欲挣扎,众大臣齐刷刷的从怀里拿出一瓶毒药。王若再不应,臣等只有随了先帝之灵,以死谢罪。
 
16
众卿平身。
夜里,倚帘对西窗,泪凝霜,一碗清粥渐凄凉。
不知不觉做了个梦,一个少年拔剑刺向我。他说,你可否放下天下,为我母亲若梓落煮一碗粥。
那是我永远也触不及的一碗爱情。
Copyright 2006-2012 1.95金牛无内功 版权所有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游戏最佳视觉效果
联系电话:021-86562153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南一路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