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大家话那么多! 这会儿怎么就木有人更新说说! 去P家! 你们硬要看惊悚片! 还硬要关灯! 一个人下楼还被五六只狗围着吼! 从来都不觉得时间多! 有时还发现时间不够! 却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挣钱.?上班?生活? 大家看起来都很忙! 人们到底在忙什么! 为了什么! 打乱了生物钟。 没人比我晚睡。 没人比我睡的

Posted at 12-11-17 by Admin views(0)

每次都是, 很想说, 但又觉得没有话要说。 其实我也想经常性的说说。 今天天气怎么样说一下; 晚上睡觉做什么梦说一下; 早上中午晚上吃什么说一下; 拍死了一只蚊子or小强说一下; 最好再带张图让大家一起看一下; 这个一下,那个一下。 但是我做不到。 我真的已经老了。 不属于那种天真浪漫, 纯洁无邪的文艺青年。 话说

Posted at 12-11-16 by Admin views(0)

四月阴雨绵绵,人心浮躁!纠结在无处不在的矛盾中,茫然无措。生活总是不易,伴随着那一波波的不顺心,就这样一寸寸咬着心! 也许是还不够成熟,也许是还不够淡定。总是让外在的因素影响至深!那一个个结在心底缠绕成线团无从解起! 常常在想,是不是自己太失败,太不会做人了!以至于失去了那么多东西。从前如是,现在

Posted at 12-11-14 by Admin views(0)

之后的日子里,父亲比我想象中要更加沉默寡言。可是对于我们说的话却感到很敏感,动不动就发脾气。在那个处于青春期的我,总是那样的叛逆。尽管我是多么想好好对待父亲,不想要气他,可是对于父亲一直动不动就发脾气,我终究还是想和他顶嘴,还是忍耐不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我厌倦了家庭,荒废了学业。离开了从小未

Posted at 12-11-12 by Admin views(0)

我不怕冷,也不怕黑暗, 就怕永远也看不到雪光, 雪在我梦里舞动着情浪, 落在你的棉袄和长裳。 阳光撒在你脸庞, 我站在阴暗的地方, 打听不到你有没有把心花在等待上。 雪到来的方向, 模样一如你初妆, 我剪切不下的时光, 一段又一段, 葬送在寒冷的唐山。 如果我也曾听说雪有了可以停靠的墙, 定会坦然不了接受它的变

Posted at 12-11-10 by Admin views(0)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属于词穷的状态,不知道怎么用文字表达自己心中的情感。这两个月的生活,太过于安逸。上周六,去接一个亲戚的孩子,她读高二,和小妹一个年级。骑着电动车,带她随意去市区转转。她很活跃,一路上在跟我说她发生的事,我静静的听着。然后一下子,就想起小妹。或许,小妹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种习惯,每

Posted at 12-11-09 by Admin views(0)

那一年,我刚满十六岁,含苞欲放的花季年轮。因家境贫穷,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在家已晃去一年光阴。当父亲满身伤痕昏倒在家门口时,我正双手提着两大桶衣服准备去河边洗。母亲和我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懵了,恢复镇静后,我跑去邻村的卫生院请来了王大夫。 经过几十分钟的包扎、清洗伤口、上药,父亲的伤势稳定了下来,我和母亲

Posted at 12-11-08 by Admin views(0)

她为人处事向来低调,从不肆意张扬。可最近一反常态,卸下乖巧文静的伪装,整个人脱胎换骨,变得自信显摆了起来,至少在网络上,虽说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 她把博客装扮得高贵且极具个性,三五天的定时更新文字,自荐文章总是轻易的在榜上占一席之地,算是小有名气。于是很多路过的男生女生总是被那一篇篇缠绵悱测的故事

Posted at 12-11-07 by Admin views(0)
Copyright 2006-2012 1.95金牛无内功 版权所有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游戏最佳视觉效果
联系电话:021-86562153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南一路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