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的初恋像云朵

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12/11/08
    我与薛诗妮有着千丝万缕的奇缘,同年同月同日且同时段降生。不仅如此,双方的父亲是铁哥们,母亲则是知心闺蜜。加上住同一个小区,礼尚往来。虽然彼此性格迥异,却相处融洽,情同姐妹,或许这叫就做互补吧。
 
    我们十多年的姐妹情持续到高二上学期那一年,悄然发生了微妙变化。开学的第一天,转学来的男生被班主任领到讲桌前,顿时成了全班的焦点,像极了《十八岁的天空》里的李智楠。他有些腼腆的介绍自己:“我叫夏均声,夏天的夏,平均的均,声音的声,以后还请同学们多多关照。”微领下颌,轻轻环视四周,在一阵阵掌声起伏过后径直走向诗妮旁边的空桌位,我惊喜的心莫名地往下沉,深不见底。
 
    天知道我有多疯狂的迷恋李智楠,卧室粉白的墙壁上贴满了他大幅的海报;手机墙纸、电脑桌面统统是他的图像;QQ上加了N个李智楠的粉丝群,他的任何一条消息都轻易左右我的情绪。夏均声的到来,恍若梦幻,那天的课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把头埋在堆砌成山的书下构思着遇见他之后的无数可能,失魂地笑出了声。英语老师的一声河东师吼,无情地粉碎了我的梦。
 
    诗妮是众人眼中的乖乖女,长得文静甜美,且成绩一直在班内名列前茅,任学习委员,不少男生对她暗生情愫。我时不时瞥见夏均声与她眉开眼笑,两个脑袋几乎靠拢在了一起,我心里的嫉忌心隐隐破土发芽。李智楠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追星梦,遇见夏均声便是上天对我的恩赐。
 
    “若盼,你觉得夏均声怎么样?”她歪着脑袋问我。“挺好的,幽默开朗。像他这种品学兼优,长得又帅的男生,不少女生都芳心暗许,莫非你也喜欢上他了?”诗妮的脸上刹时泛起一片绯红,小手不停地拉扯着衣角,她的心思在我面前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来。最好的朋友喜欢上同一个男生,我们无可避免上演着小说里的俗套情节。突然想起某电视剧中的一句话:再好的知己,唯牙刷与男人不能共享。当友情遭遇爱情的拦截,孰轻孰重?我在矛盾中反复纠结,最终摒弃了前者。
 
    借着诗妮近水楼台之便,一来二往,便与均声逐渐熟络起来。下课铃声一响,我拿着作业本,凑到夏均声的身边,请教一道方程式,他知道我的数学有多糟糕,耐心的讲解着。望着他专注的模样,生动的眉眼,干净修长的手,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里小鹿乱撞。旁边的薛诗妮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不知道怎的,我心中竟暗自得意,固若金汤的友谊自此逐渐变质。
 
    随着时间的流逝,谁都知道,许若盼、薛诗妮、夏均声成了名副其实的三人行。“许若盼,女孩子大大咧咧的固然可爱,可不要太过了,你呀,俨然山寨版的李宇春,本人更喜欢淑女型的女生,嘿嘿。”夏均声的这句玩笑,彻彻底底地洗了我的脑。我开始彻头彻尾的改变自身形象,把盘旋在脑后的丸子头披散下来,缠着妈妈购买了一整季的淑女装,说话也转为轻言细语。对于我的突然转型,夏均声一开始有些无所适从,我暗自认为给了他足够的惊艳。然,短短几天他便习惯,依旧是他口中的哥们。得到夏均声的QQ后,我利用引以自傲的文采,在空间写着一篇又一篇煸情的文字,男主角的名字以JS代替,空间权限设置了问题:你的名字?只有我知道答案就是:夏均声。然而,数以时日,依旧未在访客里找到他的踪迹。
 
    我与诗妮表面上波澜不惊,暗地里却波涛汹涌。彼此互不道破共同喜欢上同一个男生的事实,为的只是保护曾经友谊的光鲜表面不被腐烂。除了夏均声在场,我们两个几乎没有过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认为她是故意拉上我而和夏均声在一起,为的只是掩人耳目,抵挡周遭的口舌。要知道,早恋传出去是件极其丢脸的事。望着他俩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谈笑风生,而我却傻傻地立在一旁无从插嘴,我再也按捺不住了。
 
    我翻出了妈妈抽屉里的各种化妆品,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在脸上涂涂抹抹,穿上镂空白色毛衣,紧身牛仔裤配上长筒靴。镜中的少女玲珑有致,冷艳且具不乏中性美。原来,我有足够的资本超越薛诗妮的恬静柔美。下午六点,夏均声如约而至。他敞开两个衣扣的白色衬衣性感至极,俊逸的面孔不亚于李智楠,我看得失了魂。“若盼,今天怎么打扮这么漂亮,找我有事吗?”他的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我竭力放下紧弦的心,靠进他,眼里的柔情融进他的眸子里,一字一句的说:“夏均声,我、喜、欢、你。”他似笑非笑的样子仿佛早已知情,迷离的眼神我猜不透。我踮起脚,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轻轻覆上了他的唇,他木然停留两秒后,狂热的回应。原来,不可一世的夏均声,既抵不过一个吻的诱惑,如此轻易的被俘虏了,我竟然有些失落。如我所愿,薛诗妮刚巧看到了这足以让她窒息的一幕,掩着面失魂落魄跑开了。我只是利用夏均声的名号,用左手写下明日六点云熙公园不见不散。果然,单纯的她上当了。
                   
    我与夏均声像所有地下情一般,表面上以好朋友相称,实则偷偷进行着偶尔的约会。只是我对他的激情逐渐冷淡,加上高考的日子愈加紧迫,父母施加的压力让我无瑕顾及这段青涩的恋情,不冷不热的维持着。如愿以偿,我们各自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学,当然,天南地北之遥。离别前夜,约在酒吧里饮酒话别。平日里文静的薛诗妮,此刻更似安静,低着头一言不发,偶尔抬头看看夏均声与我,隐隐流露出无限忧伤,是不舍离别还是在恨我抢走了夏均声,我无从知晓。夏均声不停的灌酒,说着一些豪言壮语,笑得很是勉强。为了缓解尴尬气氛,我频频与他干杯,说着祝福珍重的话。临走之际,我们相互给予对方拥抱,自始至终,谁都没有提出过以后大家都要保持联络之类的话,我深知,年少轻狂的我们,怎可轻易许下承诺?
 
    只是不曾想到,因为薛诗妮父亲工作的缘故,全家第二天即搬离去了外地。小型货车从家前缓缓开过的时候,我躲在窗帘后分明看见她坐在车里探出头,一直往后张望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我差点就纳喊出声:诗妮,我舍不得你!却因为倔强而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与夏均声的分离,是再现实不过亦迟早面对的事,别人乃是大学毕业就分手,我们却是高中结束即散场。
 
    随着时光的流逝,夏均声所给过的如水温柔逐渐褪色,我开始了全新的学习与生活。只是每每听到阿杜的那首《离别》,便会勾起了分别前夏均声扯着嗓子在酒吧里唱这首歌的情景,以及薛诗妮眼角泛出晶莹的泪光。会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他们过得快乐吗?还会不会偶尔记起当年狂傲的许若盼曾经在他们的生命中驻留过?偶尔登上QQ,看着他们各自灰白的QQ头像无限惆怅。在对话框里打上一段又一段的字,然后删掉再重打,反反复复,始终没有按下发送键。有时迫切的想通过父母知道她的消息,话到嘴边,又忍了过去。
 
                                 
 
    转眼间四年过去了,我已参加了工作,生活圈子广泛。因为性格的关系,朋友众多,只是无一人如诗妮般不计较我的小鸡肚肠,掏心置腹的待我。一个百无聊奈的下午, 我徒步而去附近的新华书店,蹲在书架旁捧着郭敬明的《最小说》正看得入神,眼角余光不经意瞥见一双穿着白色细长高跟鞋的脚立在面前。抬头望去,足以惊愕。“很意外吧?若盼,我们四年不见了,你一点也没变。”打破沉静的人正是我时常思念的女子—薛诗妮,她正笑盈盈的看着我,仿若多年以前的姿态。“诗妮……你怎么会在这?”她二话不说拉着我的手走出书店。“呵,从今以后,我们又可以像从前一样形影不离了。”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显得兴奋的小脸。“这几年,我经常缠着父母说想回老家,加上各种原因就决定从此定居原处了。呵,我的保密工作做得还不错吧,我交待叔叔阿姨不能向你透露这则消息,想给你惊喜。我一回来便问阿姨你的去处,她说你去书店了。我什么都顾不上就直奔过来啦,所以才会这么巧遇。”“啊?就这么简单?”“嗯,那还有多复杂,走啦,回家了。”她用食指轻轻推了下我的头,我愣愣任由她牵着手一路向前。
 
    母亲忙着张罗饭菜,我和诗妮打下手,一会儿功夫两家人便聚在一块你说我笑的用着餐,气氛很是热闹。洗漱后,我和诗妮早早地钻进了同一床被褥里,聊着这些年发生的点点滴滴。回忆从前时不经意间提到夏均声,她侧身面向我说:“若盼,那个时候的我年纪尚小,对于他只是一种朦胧的喜欢。他与你在一起的时候,起初是有些难过的。可是后来转念一想,我们喜欢同样的事物,包括初恋的男生,这不也是一种缘吗?好在你并没有因为恋爱而耽误学业,否则我会为你感到惋惜的。薛诗妮与许若盼还是最好的朋友,对吧?”我听罢,鼻子酸酸的。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一个劲的点着头。我深知,这次的重回故里,她肯定舍弃某些,费了不少心思。
 
    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懂爱,只是一味的追寻心中蕴藏的梦。初恋亦是如此美好,足以铭记,殊不知缺少了成熟的认知与理性。长大后猛然觉醒,最珍贵的情一直都在身边。爱是自私的,同时爱亦是博爱,比如亲情、友情、世间万物之情。­
Copyright 2006-2012 1.95金牛无内功 版权所有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游戏最佳视觉效果
联系电话:021-86562153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南一路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