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反侧! 却不知道为什么! 失眠的不止我一个。 DJ两点要叫去吃夜宵。 傻斌说黑夜比较安静。 他在规划他的人生。 怎么感觉自己越活越傻。 是自己不会说话。 还是不会做人。 难道我不是脑残,而是智障? 世界太复杂。 思想太简单。 过分单纯就是傻! 朋友啊。 也许真的只是。 无聊的时候一起出来玩玩而已。 我还真没有能被

Posted at 12-11-17 by Admin views(0)

人们总说, 再不疯狂,我们就要老了。 我也觉得, 再不旅行,就要当爹地妈咪了。 因为我发现越来越多的童鞋们, 都已经在传自己孩子的照片了。 或者说很早以前就已经再传了, 出生的来张,满月周岁的来张。 空间好友动态变成了儿童乐园。 是的。 我们都已经老了。 学生时代,大人总说要以学业为重。 等你毕业工作以后,想去

Posted at 12-11-16 by Admin views(0)

有些伤害已经造成是无法弥补,有些愧疚是怎么努力都无法偿还。 记不清我们有多久不曾再见,你的脸庞在脑海日渐的模糊。也数不清曾多久不再吃喜爱的棒棒糖! 昨天你打电话过来,幽幽的诉说现今的不如意。生活似乎望不到边,彷徨几乎淹没了你。开始习惯了回忆从前,让曾经的点滴过往碎片来温暖如今冰冷的内心。 你说到头来

Posted at 12-11-15 by Admin views(0)

我想我就是个疯子,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抑制不住负面情绪的来袭。然后在大片大片苍白的时光中竭斯底里的发作无力抵抗也不想挣扎逃脱。 我喜欢在难过的时候大声的笑,我喜欢在快乐的时候无端的沉默!我的安全感来源伪装,就这样BT的转换着情绪!却无法掩饰眼神的出卖。 我喜欢在热闹的场合安静到让人忽略,我喜欢在安静的时刻

Posted at 12-11-14 by Admin views(0)

我忘记了父亲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的。我只知道,我慢慢的长大了。我开始接触这个现实的社会,我开始埋怨我的父亲,埋怨他穷,埋怨他没有文化,埋怨他不能给我我想要的生活、有钱人的生活。 因为我长大了,所以想要拥有的东西多了。可是我明知道自己的家庭,却还是吵着、闹着要父亲满足我的要求。我想,父亲是在那

Posted at 12-11-12 by Admin views(0)

落落落落, 落尽了苍山古松, 风肥了雪空。 错错错错, 错过了今生暖绒, 冷刺透心梦。 莫莫莫莫, 莫忘却伊始悸恸, 难封住靥容。 赏断了春色留不下蓝苍穹, 析出了夏雨思念还没有着落; 黄腻了秋光月亮接近冷漠, 骤紧了冬夜星星走了火入了魔。 粤地看不到雪迹, 沉不息的心灵还延喘着勇气, 走走停停前前进进, 遥望远方

Posted at 12-11-10 by Admin views(0)

和过去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决绝。 我是这么想的。 昨晚本来医院有领导过来讲座,我应该去听的。 但是有同学准备临床技能操作大赛叫我做model。 所以还是答应同学,不打球洗澡过去了。 空荡的实验室,我们都在看书。 那些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重复与否。 看到她们几个认真的模样我忽然有种痛苦。 最近心情不好,虽然考试、毕业、

Posted at 12-11-09 by Admin views(0)

我与薛诗妮有着千丝万缕的奇缘,同年同月同日且同时段降生。不仅如此,双方的父亲是铁哥们,母亲则是知心闺蜜。加上住同一个小区,礼尚往来。虽然彼此性格迥异,却相处融洽,情同姐妹,或许这叫就做互补吧。 我们十多年的姐妹情持续到高二上学期那一年,悄然发生了微妙变化。开学的第一天,转学来的男生被班主任领到讲桌前

Posted at 12-11-08 by Admin views(0)
Copyright 2006-2012 1.95金牛无内功 版权所有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游戏最佳视觉效果
联系电话:021-86562153 联系地址:上海市中山南一路615号